fl1n yaqg gytn a26e fek9 xxh3 e24q 24k0 pr3z 5xf1
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斩邪问道 > 四百零九章 嘴炮党前飞大饼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四百零九章 嘴炮党前飞大饼
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屠夫甘地是个有能力的军人。务正,刻苦,脱掉军装十多年,专业能力不退反进,并且还在舰船制造方面成了大拿,是个有梦想的人。

    甘地的眼睛贼的很,一看奥伯龙号的屁股就知道这不是奥伯龙号,尤其是引擎及喷射口的布局,明显不对。

    徐长卿很不要脸的道:“我自己再改改,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甘地道: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冒充小行星带人?火星共和国给了你任务?”

    “含有多种高端技术的战舰,卖了87亿联邦币奉献给小行星带人的医疗保障,你不觉得如果这是火星共和国的图谋,所觊觎的东西,小行星带人有点担不起吗?我得拿回多少价值的利润,才能抹平这个投入?”

    卷头发的白种黑人甘地同学找不到辩词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啊,掌控欲太强,操心太多容易老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但至少还有老死的机会,而不是被活着实施海员葬礼。”

    徐长卿哈哈一笑:“怎么?对那些突击队员的死有些耿耿于怀,觉得他们是优秀的战士?知道吗?我觉得小行星带盛产这种玩意,他们的忠诚可不是契约精神的使然,而是内心深处对强大者的畏惧和献媚。他们在某些人面前,膝盖是软的,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呢?你是个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听出了话音,像买点上等货是吧?尤其是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不妙,有火星共和国时,小行星带虽然受夹板气,但也能两头拉虎皮,现在不成了,联邦疯狂备战,对小行星带的资源供给要求达到了新高,星盟日子难熬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吧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支持三国鼎立,是个较为稳健的政治构架。”

    甘地笑了,“欢迎来到圣米迦勒,请允许我邀请你喝一杯。”……

    在圣米迦勒空间站的一家私人会所的包间内,徐长卿见到了甘地,以及其他两位星盟的主要领导人,冯迪和曼苏尔。

    这两人本来是冲着跳岩者号来的,但甘地的私下交谈让他俩意识到,徐长卿才是更具价值的那个,如果彼此沟通的好,跳岩者驱逐舰,不过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徐长卿已经深具上位者的气势,在双方寒暄了些没营养的废话,小喝了两杯之后,徐长卿转入正题,他要求三人谈谈星盟,或者说,谈谈他们对星盟以及小行星带未来的计划,比如说执政理念。

    或许徐长卿用的这副躯体有些年轻,并且双方也没什么交情,曼苏尔觉得徐长卿的这个要求有点装逼,交浅言深,这些东西,跟你说的着吗?是该应付下就算了,还是直接给你个钉子?

    冯迪却有不同的看法,他觉得哪怕是富贵人家的子弟,在徐长卿这个年纪,也很难培养出这样的气势,举手投足间就流露出上位者的威严和强者的自信。

    能这样,必然是有傲人的成绩的。并且不是不久前的这次胜利。他从之前的交谈中听的出,徐长卿并不把击败澳洲小子号驱逐舰和奥利西斯号隐形战舰当回事,认为那只是武器先进,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的必然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像近几年,有哪些来不得的事情,暗自琢磨了一会儿,让他想起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给曼苏尔使了眼色之后,第一个开口,谈了自己在这方面的认知,基本都是干货,没什么修饰或者模棱两可的车轱辘话。

    甘地现在也不能算个合格的政客,他只是吃的亏多学精了一些,他是比较信冯迪的识人能力的。冯迪这么掏心掏肺的说,他也有样学样,谈谈了他主管的这一块儿的情况,畅想了下未来。

    曼苏尔则是星盟的钱袋子,主要负责资金这一块儿,他谈的基本就是金融的那一套,简白的说就是如何玩钱。

    这是徐长卿最没兴趣听的部分。尽管他知道这个口也很重要,可相对而言,他有点看不起这个专业。这跟他自己是一人即文明,习惯性关注干活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耐着性子听完后,很直率的说:“我对金融这一块,唯一感兴趣的,就是如何保证真正的财富,不被别人用金融手段洗劫。”

    “从这个角度考量,小行星带社会掌管在联邦手中的几项大宗业务,是小行星带能不能把自己辛劳得来的财富留在手里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个关键有指向了几项基础概念,重工业,农牧业。”徐长卿说着用给自己的全息投影设备,将一些直观的数据、图文、剪短视频与三人共享。

    然后说:“你们刚才谈的都是远景,而缺乏具体的短期目标。不过我能理解,交浅言深,具体的行动方案属于机密。总的来说,我对你们的表现还算满意,这对你们而言是本年度第一利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徐长卿说着站起身,对三人道:“正式自我介绍一下,九州实业执行官徐长卿,狩猎者协会,是我建立的保洁结构。”

    甘地、冯迪、曼苏尔闻言耸然动容,全都下意识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狩协就不说了,虽然这两年一直低调,但他们这种相对耳聪目明的人却知道,狩协正在下好大一盘棋,他们在十八个月前,拿下了阿尔法空间站的基建工程,当时还热传了一阵,毕竟黑帮强拆毁家很有一套,修路盖房十分少见。

    而等到狩协开工,人们才知道他不是他们想的那样,这基建,是为阿尔法空间站的格局进一步增大而打基础,让阿尔法空间站有更多的可用地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阿尔法空间站的整体体积已经增加了将近一倍。

    或许在某些人的眼里,只不过是弄来几块大石头搞串连,可甘地他们清楚,狩协不惜工本的弄这些,乃是为大型空间站奠基,同时也是为彻底改造阿尔法做铺垫,只有把新房子收拾出来,才能腾空旧房子大搞,道理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,偏偏有些人看不到,或者看到了,也不愿相信一个黑帮会搞这么大。

    相比狩协,九州实业可是近一年来的风云企业。他们是从十四个月前开始发力的。生产制造零配件,走高端路线,如今连地月联邦的公司都跑来跟他们订货,产品供不应求,简直就是小行星带人的脸面企业,在这之前,真没有哪个公司能在这个领域,让联邦人都翘拇指说声服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是徐长卿当年离开前就安排好的,接受火星共和国的产业后,除了甩给小行星带人,做中低端市场,自家留下的,就是成体系的高端市场。

    不急着发力,先是设施整改、人员筛选培训,拿着样品去寻找买家……前期准备做足,随后才开始挂牌生产,并一炮而红,从初期的赔本赚吆喝,到现在的日进斗金,这些公司,基本都是各空间站的明星企业。

    甘地他们分析九州实业的崛起,觉得无论其内在、外在,策略、时机,都运作的堪称完美,正好在地球闹腾,月球缺供应,火星闭门户的这个时间段,用优质的产品成功抢占市场,并很快让买家形成了产品依赖性。现在看来,恐怕不是什么巧合。这种能算中、并且借着国际大势崛起的,才是真厉害。

    当然,甘地他们同时也有点畏惧徐长卿的另一种厉害,就是由狩协表现出来的动不动就杀人全家的那种厉害。

    冯迪之前就是想到了徐长卿在土卫九搞直播杀戮的做派,很有狩协的那种既不要命、又不要脸,偏偏还总能占着大义的风格,怀疑是一伙,这才决定坦诚的聊聊。

    星盟早就想跟狩协接洽了,因为跟狩协比起来,星盟就想一群只会嘴炮救国的吊丝,多少年前就开始bb,结果联盟成了论坛,潜水、灌水、口水,就是不敢实事。

    狩协则是典型的实干派,撸起袖子就秀了几个经典节目,什么胸口碎大石,利刃穿腕,迅速博眼球上位,人气刚刚的。

    狩协就像个壮硕而阳刚、且有些坏坏的男人,对星盟的一干娘炮型‘嘴干事’充满了吸引力,不少人觉得两者结合就是流莺配流氓,是既卖肉又卖血的好组合。

    然而妾有情郎无意,星盟勾搭了几次,狩协连瞭都不瞭一眼,星盟也就讪讪的作罢了。没想到会以这样一种方式,见到狩协的掌门人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过来是送船的,当然不只是跳岩者号那艘舢板,还包括重工业战舰,以供星盟拥有一个自主国家必须有的心脏。”

    徐长卿说着,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展示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多是火星一系的,也有一部分是改制式的联邦技术。星盟有胆量跳这个坑吗?”

    甘地三人看的吞口水,一边是因为馋的,另一边则是因为胃疼。眼大肚子小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胃王,真把满汉全席摆上来,却又意识到咽不下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时代更多的人力操作可以被半智能机械代替,搞工业自有化对人口资源在数量上的要求降了很多,却仍旧是个恐怖的吞金兽。

    整个外星域殖民地同盟所囊括的人口,加起来也才六百多万,地球时代3000万人口的库尔德人都没能立起国家的旗杆,区区一个六百万人口的小行星带,并且还是万族汇聚兼联邦逃犯的避难地,建国就像个梦。

    以阿尔法空间站为例,好几个区,每个区都有三种公众语言,徐长卿当初以扎希德的身份搭乘轨道车回其住所,轨道车语音报站中有纯正的天朝山东地方口音,他以为到了唐人街了,后来才知道是山东人的帮派在那个区很有势力,还有个鲁发商会,很抱团。

    然而鲁发不是唯一有势力的,还有群俄罗斯人和荷兰人,三个大群在小小的一个区玩三国鼎立,中间还夹杂了其他乱七八糟来历的人。

    在小行星带,如今这都是第四代人当家作主了,却仍旧有语言不通而发生误会所导致的民事和刑事案件。各殖民地空间站,也有海岛般孤绝的一面,并不是所有小行星带人都每天乘坐舰船窜来窜去,一辈子没上过船的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可以说,无论从法理上,习俗传统上、文化意识上,小行星带人都有着内部向心力缺乏的特征。

    最具认同感的特征是什么呢?是因空气质量差和重力低下导致的肌肉生长不良、骨骼密度差等问题。

    同是天涯畸形人,宛如病友一般,这是认同感的主要根源。

    也许再过个几代人,因身体特质的差异而多了个太空族,然后弄出自己的语言,那时他们彼此的认同感更强些吧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星盟的几位当家人知道吗?当然知道,可他们还是要那么甩,一本正经,一脸虔诚,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他们的做法在徐长卿看来,跟历史中的炮党很有点相似之处,就是先把旧统治掀翻了,换我们这个民主的体制上台执政,剩下的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徐长卿是回来后,查阅两年来的各方情况,发现这帮家伙跟激进组织暗通款曲,狼狈为奸的想要干点啥,才顺便过来甩个大饼。

    他想试试能不能让这帮人干点人事。别让一肚子邪火没处发的联邦抓住把柄,趁机打豆豆。小行星带这把牌已经够烂的了,经不起三流牌手折腾。
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书架